特异型MiRE

工地女孩绝不认输.jpg
什么都推,什么都喜欢(

[荒座]
-一些脑洞,私设如山
-各篇无关联
-不知道写的什么玩意,bug多
-一句话荒连(x
-角色属于网易,欧欧西属于我
-前排表白,荒座太可爱了(


1、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乐了阴阳师,苦了妖怪们。
     此时站在鬼门前的座敷童子看起来有点底气不足,身后飘浮的鬼火都在微微发颤——在她之前跨过鬼门的童男因为帮妹妹挡下了砸来的福豆而化成了契约碎片,飞到阴阳师的手里去了。
     虽然这并不是妖怪退治,只是由妖怪变为式神的一个形式,但是在一边看着也还是觉得好可怕啊!
     眼看就要轮到自己了,座敷童子的鬼火抖得更厉害了。
     “......”站在她身后的高大妖怪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喂,小不点,走了。”
     “啊!......好、好的!”
     大妖怪低沉的嗓音把吓了个激灵。没等她迈出一步,一只大手便拦着她的腰、把她给捞了起来,是那个大妖怪!
     “啊!喂!等等等等,请放我下来———”
     大妖怪将座敷童子抱在怀里,迈开一双修长的腿,径直走向鬼门。
     “别害怕,小不点,不会有事的”

     座敷童子看着越来越近的鬼门,什么也不管了赶紧搂住了大妖怪的脖子,双眼紧闭。
     很奇怪,耳边明明充斥着福豆炸开的声音,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座敷童子悄悄睁开一只眼,然后她看到了星星和月亮———大妖怪背后环绕着星星和月亮!在大妖怪周围炸开的福豆仿佛在祭典时升入夜空的烟花,美不胜收。
     趴在大妖怪肩上的座敷童子看得入了迷,小嘴张成“O”形,小声地发出赞叹。

     突然,烟花不见了。
     “啊咧……?”
     座敷童子回过神来时,大妖怪已经把她放了下来。
     “谢、谢谢您!那个......”
     座敷童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大妖怪已经走远。这个时候座敷童子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腿到用时方恨短。
     大妖怪带着星星和月亮消失在人群之中。
     “那个......星星月亮和烟花,很漂亮……”


2、碎片

     这天,晴明带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来到寮里。
     不,与其说是带,不如说是捧。捧在手心的捧。
     晴明捧回了一个小小的荒,小小的碎片荒,像个团子。
     应该说不愧是将来要成为超模的娃娃,荒团虽小可眼神却是犀利,气场丝毫不输本尊,虽然小了一点。养在八百比丘尼的结界里,都没有其他的式神团子愿意和他玩,而且背后还挂着小星星小月亮,怪吓妖的。
     八百比丘尼面带微笑,想着上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养着那个背着大嘴葫芦的孩子呢,叫什么来着?噢酒吞童子。
     晴明时不时的就会捧着新的荒团回来。荒团们个个睁着目光犀利的大眼睛,背着小星星小月亮,聚集在一起蹦蹦跳跳,画面诡异。
     荒团尤其喜欢粘着座敷童子。每次在晴明带着大部队满载而归后,荒团总能越过头上有角增高的茨木童子,头上有耳朵增高的妖狐,底下有木屐增高的姑姑等几座大山,准确地找到座敷童子的位置,然后蹦蹦跳跳地围着人家转。
     虽然更准确的说是围着人家的鬼火转。
     碎片团子没办法做出什么复杂的表情。一群荒团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围着座敷的鬼火跳来跳去,路过的还以为是在举行什么奇怪仪式。
     这些家伙,该不会是很开心的吧。座敷童子看着荒团们背上一闪一闪的小星星,想道。
     寮里的荒团越来越多了,就快多到可以召唤本尊的数量了。现在座敷童子只要待在寮里,就会被小家伙们团团包围。她终于忍不住去找了晴明。
     “晴明大人,您是从哪带回这些孩子的?”
     晴明笑笑,合上折扇。“嗯......是派一目连出去执行任务结束后,自己跟回来的哦。”
     座敷童子:......???


3、装逼

     晴明的寮里最最欧的鞭尸小王子妖狐,最近有些忧郁。
     为什么呢?寮里最近来了个长腿怪,披星戴月(字面意义)、长发及腰、英俊潇洒、颜如宋玉貌比潘安,迷倒万千少女......
     ......不对不对这个寮里英俊潇洒的是小生才对!唔好吧,晴明大人比小生好看。而且听说这家伙虽然是个烧火大户但却实力强劲。
     ———不妙啊,小生鞭尸小王子的地位大危机。
     总之,小生得想个法子,压一压这长腿怪的风头。妖狐如此暗下决心。

     这天晴明决定带荒出战。他左看右看,寻思着要不要把妖狐的御魂扒下来给荒用用。
     妖狐:晴明大人您看小生勤勤恳恳战斗从不含糊从不辜负伙伴们的期望认真鞭尸小生求您带上小生吧不要扒小生的御魂。
     晴明叹气实在是拗不过这崽子,只得暂时让姑姑在寮里休息,给荒带上了一套旧的四星针女。
     妖狐打开折扇挡住自己得意的脸:机会来了!

     晴明辛辛苦苦培养的茨木童子尽显一拳超人本色,没一会儿功夫便带领众人来到了大蛇面前。
     “茨木前辈加油———!”山兔和座敷在一旁拍手助威。
     妖狐用扇子遮住半张脸,一直盯着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都没什么表情的荒。
     这小子装什么逼。明明是个新来的却整天围着座敷妹妹转悠,出去一趟探索回来还让人家总是愁眉苦脸的。让可爱女孩子露出这种表情的家伙,看小生怎么治你。
     似乎是感受到了队友那强烈的内心活动,荒淡淡地看了妖狐一眼。依然是没什么表情。

     茨木一巴掌拍死了大蛇身边的傀儡大天狗,接下来轮到妖狐上场了。
     妖狐的脸上浮起一贯轻佻的笑容。还剩三点鬼火,呼呼长腿怪好好看着吧,座敷妹妹的笑容由小生来守护!
     “妖狐哥加油———!”
     “哦剁咧,啊咧酷路阿拉西诺呐卡爹———!”妖狐挥舞起折扇,用十分帅气的姿势对着大蛇使出了引以为豪的御风之术。
......
......
     大蛇的怒吼声还在耳畔回响。
     “......啊咧?”妖狐睁眼,他看到的是晴明和除了荒之外的队友们的充满善意的笑容。
     “妖狐哥妖狐哥,你只劈了三下哇”快如闪电的山兔此时已经跑到了座敷跟前,她扯扯妖狐的袖子说。
     妖狐凝固,心说完了。座敷叹气,想着果然逃不了卖血,姑姑不在还是不行呀。正当她准备将生命转化为鬼火时,一只大手挡在了她面前。
     座敷抬头,是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荒。
     “刚才山兔带来两点鬼火。再忍一个回合,不用你出手。”荒用低沉平稳的嗓音说道。
     “噢,哦......好的......”座敷眨眨眼,有些懵逼,然后对着大蛇使用了普通攻击。
     新的回合开始,晴明的鬼火补了上来。
     “只有五点鬼火,够吗?”回想起以往带着荒出去探索时的“盛况”,座敷不禁有些担心。
     “足矣。”
     ———天罚·月。
     星空幻境将一切吞噬。电光火石之间,在针女的辅助下八颗陨石重重砸在大蛇身上。大蛇不敌,吐出御魂,哀嚎着缩回了巢穴。
     “哇!!荒哥好帅好帅!”山兔扯着妖狐的袖子喊道。
     荒拾起御魂交给晴明,转身拍了拍妖狐的肩膀:“削了蛇的血,谢了。”然后扛起座敷,往出口走去。
     妖狐感受到了来自ssr的嘲讽。

     这之后妖狐更忧郁了。在山兔的大肆宣扬下,每次出战归来,小姐姐们都越过了他,直奔荒而去。
     荒:......请问你们谁看到了座敷童子。人太多,吾找不到她了。
     座敷童子气得狠狠踩了荒一脚。


4、哥是男娃

     “古老世家住着座敷童子的人家也不少,此神多为十二三岁孩童。不时会在人前现身。曾有农户的女儿在放学回家无意间撞见座敷童子,刚好是男童。当然,也有女孩身形的座敷童子。”———《远野物语》

     座敷童子是斗技场上的常客。
     各路阴阳师们的座敷童子职责相同,在其他方面却各有各的不同。
     在这一点上,荒已经观察了很久。
     红色衣装的座敷童子,唔,很可爱;蓝色衣装的座敷童子,唔,看起来多了几分英气,很可爱;橙色衣装的座敷童子,唔,也很可爱。说起来,自家的座敷童子穿的衣服是蓝色的呢……
     ———不对,这不是重点。
     荒对于自己的高能耗很有自知。看着每次战斗结束后自家座敷童子都是脸色苍白的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于是荒就开始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战斗结束,荒蹲下身,在对方的额角轻啄一吻,然后摸摸头,表示辛苦了干的不错;战斗结束,荒抱起座敷童子往出口方向走,表示辛苦了干的不错;战斗结束,荒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总裁般的微笑,他的肩膀上骑着个座敷童子。

     座敷童子觉得自家的荒最近越来越烦人了。亲亲抱抱举高高,一个都不少。
      这家伙把我当成什么了?座敷童子跑去向晴明汇报了情况,晴明听后只是笑着摇了摇手里的折扇,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很多天,每天的花样还都不一样。
     终于座敷童子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拍开荒正在抚摸着自己脑袋的手,抬眼吼道:
     “手撒开!有完没完了,还有哥是男的!”

     次日,座敷童子向晴明提出要和镰鼬一起出任务的请求。
     荒领着一众白达摩,牵着还只有屁大点儿的挂着火灵的彼岸花,在七角山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附上1p傻屌涂鸦,是真实委派得到荒碎片的我。
我都有四个连连了,为什么荒还没有来呢(毫无关联

评论(7)

热度(75)